如果连月球都上不去,中国还谈什么立足世界民族之林
娱乐头条
开远新闻网
佚名
2019-01-14 07:11

姜景山,生于1936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国家“863”计划航天领域专家委员会顾问,中国首期探月工程副总设计师。

他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应用系统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应用系统的建立和发展,也是中国探月工程及规划的推动者和主要参与者,组织和领导了首期的绕月探测工程。在国际上,首次提出用微波探测技术从月球轨道上对月面进行探测的方法,并工程实现,中国科学家因此得以绘制出世界上第一幅“微波月亮”图。

一、现在的载人登月,在月球上是过不了夜的,上去了马上得回来,为什么?因为还没有解决在超低温下能保温的宇航服,不能长时间在上面停留。

二、美国、俄罗斯失败多,只有40%的成功率,一半以上都失败了。探月工程上,到目前为止我们是每一次都一次性成功。

三、经过三十多年,月球上面究竟怎么样了、美国当年的阿波罗计划究竟对不对,我们得去看一看。

四、在遥远的外星的什么地方,太阳系之外更远的地方,存在类地星,上面就有可能存在类似地球的生命。

据央视报道,1月3日,嫦娥四号成功实现在月球背面预选着陆区软着陆,并通过“鹊桥”中继星传回了世界第一张近距离拍摄的月背影像图。人类的航天探测器第一次历史性地抵达月球背面。

“中国的尊严从哪儿来?就从科技发展中来。”谈吐淡定从容的姜景山,语调一转,铿锵有力,言词中忽然多了几分激动,“如果没有两弹一星,没有现在的科技进步的话,谁瞧得上你呀,那就没有尊严。”

自称“80后”的姜景山,出生于1936年,他的身份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原主任,在中国航天史上三大里程碑工程中——人造地球卫星、载人航天、探月工程,都有他的身影,尤其在后两项工程中,姜景山更是集推动者、领导者和参与者三种职能于一身。

2004年,中国探月工程正式启动,已经在人造地球卫星和载人航天工程中摸爬滚打了近50年的姜景山被任命为工程副总设计师,成为探月工程“两总”体系里面的一位骨干成员。

入列新团队的姜景山,身边有一批牛人伙伴:总设计师是“两弹一星”功勋孙家栋院士,还有两位副总设计师分别是战略导弹和运载火箭专家龙乐豪院士、航天测控专家陈炳忠,应用系统首席科学家则是欧阳自远院士,这都是中国航天界响当当的人物。

“总指挥就是管资金、管进度,管各方面调度,总设计师就是专门抓技术。技术要是出问题了,就得打我们的‘屁股’。”姜景山风趣地说道。

美国和前苏联在四十年前就已经进行过一轮太空竞赛。探月,中国属于新起之秀,在技术实现上,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可想而知。用姜景山的话说,中国的科学家要在前所未有的压力中创新和突破。

姜景山记得,为了掌握对月球的遥感数据分析、处理能力和经验,最开始他们就采用土办法,在北京郊外航天城中搭建一个试验场,用一个直径四米、高八米的圆筒模拟月球,反反复复地用各种仪器进行绕月测试。

“不完成你上不了天啊,所以条件有限、技术有限、经费有限,就启发你创新。”姜景山说,“困难有时候是创新的源泉,能引发人的创新思维。”

这个情形,和他27岁参与两弹一星试验的场景有些相似,那时候一穷二白,中国是什么都缺,姜景山记忆中,科研工作者完全是靠着一腔激情和热血在打拼,夏天加班,没有空调,男孩子们都是穿着短裤干活,最好的福利,就是每人发一小袋饼干。

出任探月工程骨干后,姜景山忙着技术攻关。他承认,在些重大技术疑难面前,偶尔他也会动摇和怀疑,比如探月装备的材料必须通过超低温关,开始屡屡失败,心里就有点打鼓,眼见着离上面规定发射的日期越来越近,不能松懈,到处找材料,物理分析,还得要一点也不能马虎地进行下去,最后终于取得技术实现。

他说,“要有困难必须克服的决心。”

2007年嫦娥一号升空,用微波遥感探测仪从月球轨道上对全月面进行微波探测,中国科学家借助探测数据,绘制出了世界上第一幅“微波月亮”,并获得了多项月球探测数据。中国微波遥感技术的开创者就是姜景山,而用这项技术探测月球也是他提出的,这在国际上之前没有人做过。

姜景山告诉网易科技记者,微波遥感技术不仅在探月工程中将一直使用,今后在更远深空的探测上,比如火星探测,也将会用到微波遥感技术。

嫦娥一号的微波遥感仪对月球背面也进行了相应指标的探测,比如月面亮温、区域介电常数、月壤地貌、矿产等,对月球背面微波特征进行了深入分析。经过前期的研究,这一次,嫦娥四号就要在月球背面着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