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要啃下“硬骨头” 着力破解普惠金融服务“不均衡”
娱乐头条
开远新闻网
佚名
2019-02-27 17:22

  2019年是我国普惠金融的攻坚之年。按照国务院《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到2020年要建立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相适应的普惠金融服务和保障体系。经过此前及近3年的不断探索,我国普惠金融已取得了阶段性成绩。

  但是,问题与挑战依然不容忽视,集中表现为普惠金融服务“不均衡”。如何破解这一难题?业内普遍认为,普惠金融是一项系统工程,单从“健全多元化广覆盖的机构体系”这一角度看,未来可从以下3方面着手——

  农商行不可“离农脱小”

  跨区域经营、综合化经营、新增贷款不用于当地……作为县域地区的普惠主力军,当前部分农村商业银行受利益驱动,出现了“离农脱小”、偏离经营定位、盲目扩张等问题。

  “作为县域地区重要的法人银行机构,农商行的定位就是专注支农支小,服务本地、服务县域、服务社区,服务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中国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农商行的优势是扎根基层、下沉客户、创新活跃,为客户提供个性化、差异化的金融服务。它设立的意义之一,就是为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金融机构体系提供有益补充。

  随着“农信社”改组“农商行”改革的不断推进,全国已有多个省份全面完成了农商行的组建工作,其“有益补充”的角色重要性更加凸显。

  最新监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全国共有农村商业银行1436家,资产负债规模均超过23万亿元,涉农贷款和小微企业贷款在各项贷款的占比长期保持在60%和50%左右,涉农贷款和小微企业贷款户均余额分别为30万元和131万元。

  “农商行以在银行业10%的资产占比规模,贡献了涉农贷款和小微企业贷款22%和21%的规模。”上述负责人说,提升普惠金融服务均衡度,农商行是重要抓手之一。

  为此,银保监会日前正式下发《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

强化治理

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要求农商行将业务重心回归信贷主业,严格审慎开展综合化和跨区域经营,原则上机构不出县(区)、业务不跨县(区),当年新增可贷资金应主要用于当地。

  同时,农商行应科学测算“三农”和小微企业信贷增长年度目标,确保这两类贷款增速和占各项贷款比例稳中有升,辖内农户和小微企业建档评级覆盖面和授信户数有效增加。

  大型银行应做深做细

  在普惠金融机构体系中,除了农村金融机构之外,国有大行因其在资金实力、风险管控能力等方面的优势,长期以来发挥着“头雁”作用。“普惠金融不可不为,更大有可为;不是要不要做的问题,而是如何做实做深做细的问题。”中国工商银行原董事长易会满说。

  如何做深做细普惠金融?经济日报采访了多家国有大行负责人发现,基础逻辑是做到“增量、扩面、平价”。

  针对“增量”,重点是进一步做好货币政策传导。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曾多次定向降准,增加商业银行服务普惠金融的信贷资金。工行去年9月份曾表示,力争未来3年,该行公司贷款增量的三分之一以上投向普惠金融领域,普惠贷款年增幅30%以上,普惠贷款3年翻一番。

  所谓“扩面”,就是在遵循金融规律和商业可持续性的前提下,把过去排斥在金融服务之外的弱势、边缘化群体包容进来,尽可能让他们享受到金融服务、得到实惠。

  其中,只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扶贫小额信贷”已在全国取得了较好的实践效果。四川省巴中市平昌县青凤镇赵垭村的贫困户刘治平,这位长年居住在连片贫困区的老人,因老伴儿卧病、治疗而背债致贫。

  为了改善生活现状,他开始在家中养土鸡、养鱼,但却面临资金短缺而无法扩大养殖规模的难题。

  “普惠金融的关键,是提升扶贫精准度,解决‘钱难增效’的问题。”中国农业银行平昌县支行负责人说,该行已在当地试点扶贫小额信贷,简化了评级授信,放贷时更看重贫困户的“诚信度”,免担保、免抵押,最高贷款额度可达5万元。

  经过评级,刘治平从农行获得了2万元贷款,由地方政府予以贴息,贴息水平完全覆盖贷款利率。

  由此,信贷价格控制,即“平价”的重要性得以凸显。业内普遍认为,发展普惠金融必须“量”“价”统筹,同步推进。

  对于国有大行来说,可实行“保本微利”的定价原则,一方面,充分发挥大行存款稳定优势,避免存款分流制约信贷投放能力,严控负债成本上升向资产端传导;一方面,通过内部资金转移价格优惠等方式,对分支机构向小微企业的让利进行全额补偿。

  新型机构需互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