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南京女性璀璨印记丨曹艳玲:爱上工作并从中获得快乐和成就
娱乐头条
开远新闻网
佚名
2019-03-03 11:23

翻开南京的历史画卷,一群优雅美丽、博学多才、开阔大气、意志坚韧的女性向我们走来。她们与共和国同呼吸、共命运,在漫漫岁月中闪烁着璀璨夺目的光华。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南京解放70周年之际,我们讲述70位南京女性代表的故事,用这70朵花,展现共和国大花园的美丽。

曹艳玲,现任梅钢公司炼钢厂高温行车工首席操作。她1997年进入梅钢炼钢厂,连续21年工作在梅钢炼钢生产的第一线,从事高空、高温、高危的行车操作。工作中,她实现了零投诉、零违章、零事故的突出业绩;她勇于创新,先后参与《18号智能行车》等7个技改项目,共拥有专利3项、技术秘密2项、先进操作法5个,创经济效益约1986万元;获得全国钢铁行业技术能手、宝钢股份三八红旗手标兵、曾乐敬业奖等14项荣誉称号。

1997年,年仅20岁的曹艳玲从株洲冶金工业学校(现湖南工业大学)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当时,几家钢铁厂同时到学校招聘,从小向往江南的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梅山宝钢。“当时年轻,就想着离家远一点,想往外走”。曹艳玲笑着说。

当时,梅钢着眼企业发展的需要,希望培养一批能“操检合一”的行车操作工,既能从事行车操作工作,又能对设备进行维护。专业对口的曹艳玲进入梅钢后,当即被分配到了高温行车操作的岗位上。

登上行车

初出茅庐,曹艳玲努力适应着全新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兴奋又紧张,“终于来到了江南,但饮食方面还是有些不习惯。”她回忆道,“当时在钢厂里面看到行车很高,有些害怕。”

曹艳玲操作的行车,高30多米,吨位为420吨,是当时梅钢高度最高、吨位最大的一台。站在地面上,曹艳玲需要抬头并使劲后仰,才能看见自己的操控室。

“我的工作就是把铁水吊起来,像倒水一样把铁水倒入转炉中,冶炼成钢,然后再把钢水倒出来,倒在形似水桶的钢包里,吊到连铸机上进行浇铸。”曹艳玲具体地介绍道。

一台钢铁铸就的庞然大物,却仅靠一个年轻的女工操控。第一次见到曹艳玲工作场景的人,都难免心生一种不真实感,在感叹这一巨大反差的同时,不禁敬佩操作者的勇气和技术。

高温行车操作属于特殊工种,被形容为“三高”——高空、高温、高危。

行车吊着的钢包重230多吨,当它装满1600度的滚烫钢水时,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球,亮得刺眼。作业时,钢包与其它设备的间隙只有10厘米,操作时间却只有几秒,因此操作者必须分毫不差,稍有不慎就可能酿成重大事故。

“我们这个岗位最重要的就是技能、责任心和精心细致的操作。”

曹艳玲认真地说道。

在30多米的高空和不足4平方米的操作室内,曹艳玲每天操纵手柄,重复几个动作上千遍。她孜孜以求,只为精益求精,将小手柄练出了大名堂。吊重物绕梅花桩、粘鸡蛋、瓶口插花、啤酒瓶上立圆桶……在她手里都是小菜一碟。

2000年,曹艳玲怀孕了,她一如既往地上班工作,只不过待在行车上的时间更长了。“行车很高,怀孕后爬上行车和进入操作间都不是很方便”。于是,她在进入操作间后,干脆就尽量不下来了,往往一待就是一天,连饭也是拜托同事送上来。

“最辛苦的是孕吐期间,我每天上班,都要带一只塑料袋进入操作间。”说起当时的情景,曹艳玲心生感慨,“当时就是一门心思地工作。”

22年零投诉、零违章、零事故

多年的工作中,曹艳玲也遇到过各种突发情况。有一次,当她把钢包吊到空中后,忽然发生了“钢包穿包”事故,火红的钢水顺着包体向外流淌,钢水挟带着火焰和黄烟挡住了她的视线,曹艳玲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情况危急,地面上的指挥人员却无法靠近指挥。为避免发生事故,曹艳玲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漏包”调到工厂准备的“事故包”上,“就像在漏水的水桶外再套一只水桶”。

一切只能靠自己,冷静再冷静!曹艳玲屏息凝神,强抑制住手抖,把“漏包”稳稳地吊上了“事故包”,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几秒钟。

这次化险为夷,靠的是曹艳玲娴熟的操作技能和对事故预案的正确把握,也归功于她平时对作业环境的细心观察。

日常工作中,曹艳玲时刻紧绷安全弦,遇到现场存在的隐患和问题,她总是主动思考。废钢区域行车因为工作繁忙和环境复杂,钢丝绳脱槽后不易被察觉,容易造成钢丝绳断、钩头坠落等重大事故。曹艳玲通过现场观察、请教设备专家、查阅资料,设计安装了一套“桥式起重机钢丝绳脱槽预警装置”,使钢丝绳在脱槽后能及时发现,避免断绳等重大事故发生。后来,该装置成功申报专利一项,并荣获第22届全国发明展银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