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特朗普正撕破旧时代的伪装
娱乐头条
开远新闻网
佚名
2018-12-29 09:53

  美俄峰会上,特朗普过度亲俄,被国內舆轮围攻。其后,虽大耍语言偽术,故弄玄虚,却立场不变,依然指通俄门是一场「把戏」。

  美国外交元老基辛格评特朗普,指他可能为一个时代划上句号而不自知。

  语言偽术 不藏亲俄决心

  7月16日在芬兰赫尔辛基的美俄峰会上,特朗普一句「我看不见有甚么因由使(俄国)会(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震怒全美,招来党內外围攻。

  回国后,他辩解称自己本想说「不会」(wouldn’t),却不小心说成「会」(would),所以他事实上对美国情报机构很有「信心」,並且相信俄国真的有干预大选。说罢,他却补充一句「也有可能是其他国家」。

  及后,传媒问他俄国会否如情报机关所言,干预11月的中期选举,他又说了一句「不」。最后,白宫再为他澄清,指那句「不」並非在回答问题,而是不想再回答任何记者提问的意思。

  上周日(22日),他再发文指通俄门是一场「把戏」,似乎又再否定俄国曾干预大选。

  特朗普的前言不对后语,造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新闻故事。不过,有一件事是明显不过的,那就是他真的是决意要与普京友好,长远改善美俄关係。如无意外,普京將会在今秋到访美国,再与特朗普会面。

  基辛格评特朗普 玄机处处

  现主理一家地缘政治顾问公司、年届95岁的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很少在公开场合点评时局。难得开口的片言只语,也深有玄机,让人难以明白其意思。他的「故弄玄虚」当然比特朗普的高明不知几倍。

  《金融时报》记者在与基辛格长谈约两小时,终於引得他对美俄峰会后的特朗普点评了片言只语。基辛格说:

  「特朗普可能是歷史上偶尔出现的一类人物,他们象徵著一个时代的终结,迫使这个时代抽开它全部旧有的偽装。特朗普他本人未必知道,而他亦未必有考虑到其他可能性。这全都可能是一场意外。」

  “I

think

Trump

may

be

one

of

those

figures

in

history

who

appears

from

time

to

time

to

mark

the

end

of

an

era

and

to

force

it

to

give

up

its

old

pretences.

It

doesn’t

necessarily

mean

that

he

knows

this,

or

that

he

is

considering

any

great

alternative.

It

could

just

be

an

accident.”

  这句话很难理解,听起来却满是深意。其中一点显而易见的,是基辛格认为特朗普有可能是世界秩序的歷史进程中其一中个关键。这个关键人物,可能是「误打误撞」成了关键,可能是「当局者迷而不自知」,亦当然有可能是处心积累的。

  美俄关係改善的可能发展

  从美俄峰会的背景看来,关键的转折点似乎是美俄关係的转向。虽然无论小布殊或奥巴马都曾一度向普京示好,特朗普扭转美国对俄態度的决心,却是前所未见的。然而,美俄关係转向在世界大局的层次上,却意味著甚么?

  基辛格提及了两个可能性。第一,美俄关係转好会破坏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同盟,可能会迫使其他西方国家自立起来,不再依赖美国。虽然基辛格说这个发展「不是不可能」,不过他似乎认为其可能性不高。

  第二,他认为一个「不太好」的可能发展,就是欧洲会成为欧亚大陆的附从,会被谋求崛起而领导世界的中国所支配。基辛格说特朗普「未必有考虑到其他可能性」,或者,这就是他所指的可能性。

  特朗普亲俄的本意,最有可能是与俄国发展紧密关係,以迫使欧洲盟友在贸易和军费问题上让步,同时希望挑拨中俄关係,最后形成「联俄制中」之局。

  不过,特朗普的如意算盘要打响,却有两大前设。其一,欧洲国家真的不敢完全放弃与美国长久以来的同盟关係,去另结盟友,或自立门户。其二,普京治下的俄国,真的愿意,並且有能力,明確放弃与中国的友好关係。

  基辛格並没有明確提及特朗普的如意算盘,却说他可能忽略了其他可能。其意思或者是他对特朗普的国际政治赌博不感乐观。

  抽起时代的偽装 迎来世局巨变

  最后的一个难题是,基辛格口中这个时代的「偽装」到底所指为何?是西方世界对於俄国的邪恶想像?是美国以及西方国家作为国际正义守护者的形象?还是对半个世纪以来所谓「国际行为守则」的崇拜?

  我们没有答案。但是一个时代的「偽装」,应该是一种时代精神,一种每一个在这个时代生活的人都隱然共有的时代精神。我们姑且为此作一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