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理解罗永浩
娱乐头条
开远新闻网
佚名
2019-01-10 22:23

原标题:没人理解罗永浩

甲方研究社

11月6日的锤子秋季发布会,老罗轻描淡写地介绍了新配色的坚果Pro,着重介绍了三款新品——加湿器、智能音箱以及拉杆箱。

发布会后媒体一片嘘声,人们纷纷感慨,这是锤子手机落败之后,老罗不得已寻找的新的落脚地。也有人评论锤子开起了杂货铺,尽管当年人们也是这样评价小米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人理解罗永浩。

作为一家主营业务是手机的科技公司,虽然发布会上老罗对新配色手机的介绍只有寥寥数语,但这并不让人觉得尴尬,现场气氛也还不错,锤科发布的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东西,没有什么抓人眼球的黑科技,但依旧能引来阵阵尖叫,有审美、“真”实用、价钱合理,这样的东西具有普适性,不管它是一部手机还是一只拉杆箱。

虽然近来锤科负面新闻不绝于耳,但值得欣慰的罗永浩的恋物癖并没有被消磨殆尽。

初代

iPhone

上市时,罗永浩托冯唐从美国帮他带了一部,他至今忘不了当年那种手捧一件“精美艺术品”的感觉。

罗永浩打电话给冯唐,“我要做手机”。现在的手机做得太差,苹果也是,“作为人类,我很失望”。而论用户体验、审美、营销推广、恋物、完美主义倾向这五项,我都不输乔布斯。于是罗永浩开始了6年的折腾。

要想手机这样的大众消费品做成功,要么需要有电子消费品方面的积累,要么另辟蹊径,比如不靠硬件赚钱,很显然锤子和这些都不沾边。

老罗走的是文青路线:无限放大设计,并依靠其强大的人格化营销走入寻常百姓家,这样的方向在手机市场中显然不堪一击,和虎狼般的对手相比,锤科如同蚍蜉。

追求设计放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只可惜大众电子消费品是一个牵涉太多环节的生意,供应链、渠道、资本,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允许有短板,在锤子还不那么强大的时候,老罗选择了“设计”这个对于大部分中国人形而上学的概念,只能说,老罗在错误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情。

手机没有取得大众意义上的成功,但这并不代表锤科的方向是错误的,锤子手机工业设计以及交互设计上在手机行业中不容忽视,在几乎所有手机厂商跟随iPhone的大潮中,锤科用尽力气用“交个朋友”的心态给出了一种不一样的审美。

做手机不成功,这实在算不上一件丢脸的事,几家大厂踏着多少手机厂商的累累白骨走到了今天,手机行业竞争的激烈程度已经超过了罗永浩这样的文艺中年所能承受的范围,况且这么多年,这个行业已经没有太多神秘和刺激可言。

如果光做手机,着实浪费了老罗的一腔设计热情,既然做手机总被嘲笑,不如做出改变,甚至更极端一些,做中国设计的布道者。中国不缺手机生产商,但中国太缺乏罗永浩这样有一定的审美还有一定群众号召力的意见领袖。

因为没有新手机发布,所以发布会上没有以往的焦躁,反而让人觉得老罗在以最真诚的方式向我们介绍他和他的朋友们的产品,以“Design

by

Smartisan”的角度,去阐述这些产品的亮点和细节。

这一场发布会,让人踏实也让人欣慰,这才是恋物者罗永浩应该做的事情。

如果老罗能通过自己的点滴努力让更多的能生产出好产品的中国企业拥有品牌意识,手机那点失败又能算得了什么?

有人说老罗在学习小米尝试布局生态链,我倒觉得老罗对生态链这样的生意没有太多兴趣。

锤科的子公司或是和锤科合资的企业,没有一个用到锤子的品牌元素,每一个都是一个独立的品牌,都是一个希望走向世界的中国品牌,即便是智能音箱采用了“闪念胶囊”的概念,但是设计处理的低调而不露痕迹。

和小米的生态链的徒子徒孙“红米紫米华米云米”这样米字辈不同,老罗绝对不能忍受与他合伙做生意的这些企业用这样的方式为自己的品牌命名,正如他不能忍受智能音箱总叫使用者“主人”一样。生态链难免给人一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感觉,况且还在生死存亡边缘挣扎的锤科也算不上“得道”。

罗永浩折腾了这么多年,到底给中国消费品行业留下了什么?

我认为,老罗留下点首先是实用的有品质的设计理念,这个能力是在锤子不断失败中磨练出来的。

2017年,瑞典失败博物馆收藏了罗永浩做的

Smartisan

T1,馆委会说,“Smartisan一开始供不应求,有些人不得不等了四个月才拿到货。然后,从松掉的按键、平庸的音效到模糊的照片,各种质量控制问题暴露出来,愤怒的客户要求退款,看来它并没有那么smart。”

经过这样的失败,锤子在后来的产品中基本上保持了品质、设计、实用三者之间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