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玉镯乘车时“丢失”难觅嫌犯 检察官提补查思路锁定嫌疑人
娱乐头条
开远新闻网
佚名
2019-01-12 18:58

通讯员熊焕报道:大学毕业至今25年里,李健文一直在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侦监部门工作。

25年里,他炼就一双“火眼金睛”。在唐某聪盗窃案中,一对价值300多万元的玉镯在长途汽车上“丢失”,是李健文提供的补查思路让该案拨开云雾见月明,锁定嫌疑人;他将情、理、法置于正义的天平上衡量,在办理吴某某包庇丈夫交通肇事案中,最终作出不批捕决定;他在案件中发现、查处损害司法公正的人员;他就办案中发现的问题,“精准”地提出检察建议,促成全省出台规范性文件堵塞相关医疗管理漏洞。

在李健文看来,“侦监部门的工作就是要把好案件‘入口’关,既不让无罪的人受冤枉,也不让有罪的人逃避刑罚。”

补查思路揪出百万玉镯失窃案嫌疑人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九年前。

2009年10月11日下午,在广州做玉器生意的张某鑫搭上一辆从广州开往揭阳的长途汽车,并把挎包放在行李架上。然而,当张某鑫回到家打开挎包时发现---价值300多万元的翡翠玉镯不见了!报案后,当日车上的乘务员反映,途中在一个服务区吃完晚饭后一名乘客没有上车。但这些信息一直无法锁定嫌疑人。

转机出现了。2010年1月17日,张某鑫的姐姐在广州名汇玉器广场档口经营玉器时,发现一名男子在兜售手镯,和弟弟被盗的很像。接到姐姐电话后,张某鑫赶往现场先稳住该男子,然后报警。该男子姓管,是广东珠宝玉石检测方面的专家,其称这只手镯是自己与人合资共花68万元从一位名叫唐某聪的人手中买来。

经公安机关侦查,2011年4月,唐某聪被抓获,但他坚称,手镯是他买来的,不是偷的!

不久,唐某聪被公安机关提请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李健文审查材料后,发现现有证据链条不完整,建议公安机关立即补充必要的证据材料。他提供一个思路:管某持有的玉镯在兜售前有一张鉴定证书,通过鉴定证书寻找在管某购买玉镯前将玉镯送去检测的人,这人是个关键线索。

“这个鉴定证书能证明玉石的真假,但我们查看证书不是为了看玉石真假,而是要看手镯是由谁委托鉴定的。”李健文向记者解释。

顺着鉴定证书找到鉴定机构。公安机关组织人员在一堆证书中翻找了两天,终于找到这对玉镯当时送检时的信息:送检人是唐某聪,送检时间为2009年10月15日,送检件数为两件。也即,张某鑫“丢失”玉镯4天后,唐某聪将这对玉镯送去检验真假。

这个突破口打开后,唐某聪就“跑不掉”了。最终,唐某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罚金30万元。

将情、理、法置于正义的天平上衡量

工作中的李健文努力还原案件真相,恪守司法公正,严格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坚持全面把握、区别对待、严格依法、注重效果的原则,在办案中体现司法的社会效果,努力维护公平。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办案中,李健文将情、理、法置于正义的天平上衡量,努力做到既精准打击犯罪,又尽可能挽救嫌疑人的家庭。

退休小学教师吴某某驾车带丈夫宋某某到菜市场买菜。吴某某买菜过程中,由于车阻塞交通,没有驾照、不会开车的宋某某决定上去挪车。很短的挪车距离里,他撞死一位行人。见状,吴某某主动顶包,称人是她撞的。

后来经公安人员调取案发现场视频,以及多名群众的证言,证实吴某某的顶包行为。

李健文在审查该案材料时,发现宋某某本人无生活来源,吴某某是退休老师,认为如果追究吴某某刑事责任可能对宋某某、吴某某等人生活产生严重后果。为此,他主动与侦查机关联系,了解宋某某患病等家庭情况,发现宋某某当时患有右肾切除、脑梗塞后遗症等多种严重疾病。

吴某某确有包庇行为,但其包庇行为没有妨碍侦查机关查明犯罪事实,且事后主动与丈夫宋某某到公安机关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的包庇及丈夫交通肇事的事实。尤其是取得案件受害方的谅解。在查明事实后,基于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有机统一的考量,他依据刑法第十三条“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规定,提出不批准逮捕的意见。

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维护司法公正是检察机关的神圣职责。他在审查犯罪嫌疑人阎某某等人强迫、组织卖淫时,发现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交代曾也因组织卖淫被邻省某市公安分局逮捕后被取保候审的情节。通过调查,他了解到张某某家属是通过朋友花费巨额资金找到当地关系摆平的。他立即与检察机关侦查部门联系,层报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厅督办,历时3年时间,由广州与当地两地检察机关携手,挖出邻省该市铁路和地方公安干警受贿案,同时,也追诉张某某等人在该市的犯罪行为。“后来,我们还认定了张某某有立功情节。”

“检察官既要追诉犯罪,也要查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无从轻、减轻、免除处罚等情节,给予悔改的机会”。李健文说。

检察建议阻却药品废弃包装用于制假